书檀先生

【花怜】失语

     谢怜睁开眼时,就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的箍在自己的腰间。

  他低头一瞧,心想花城怎么就那么喜欢抱着人睡觉,不禁抚上那只手的手背轻轻的拍了拍。

  而在谢怜清醒的那一刻花城便醒了,逃开谢怜的抚弄,手掌不安分的在他腰间游走,滑过细腻的皮肤,就要摸上胸膛时却又被谢怜微笑着一把抓住。

  白日宣淫真是使不得使不得。

     窗外透进来朦胧亮光,谢怜微微转过身,便对上了花城柔和沉浸的眼眸。

  外间都传血雨探花如何阴刹如何凶邪是如何难得一见的厉鬼,只有谢怜知道这个人的心里是如何的温柔,看着他的时候眼睛里都像浸满了泉水。

    “早安,休息的可还好?”

      今日是清明,正是百鬼频出的节日,昨夜里热闹了大半宿,花城化蝶归来后成天和他腻在一起,昨个儿终于想起自己还是个鬼王了破天荒的回鬼市看了看,过了半夜才回来,什么都没说的就躺下了。

      谢怜拂过花城的脸颊,将他睡乱的头发理顺。手指刚一放下,头顶上清凉的呼吸便扑在面上,花城低下头亲吻谢怜光洁的额头,一点啃住他的嘴唇。

     舌尖抵着缠绵了一会儿,花城才放开了谢怜。

    “大清早的,你便这么折腾我……”

     不知不觉都快习惯这种没羞没躁的日子了,都是三郎将他带坏了。谢怜喘了口气,见花城的手还紧紧的箍在自己的腰间,轻笑着拍了拍花城的小臂。

    “三郎,我们该起了。”

     腰间的力道微松,花城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谢怜感觉到了一些微妙的不对劲,但是花城起身的动作极快,谢怜来不及多想,只好跟着他一同起身了。

     山中晨间空气极好,许是夜里下了小雨,一眼望去便是山叠着山,水汽凝聚成了轻飘飘的雾,在山间环绕。唔,不知道铜炉山那儿的三座大山如何了。

     这天谢怜先去了一趟太苍山皇陵,对着空空墓棺叩了三叩,心情有些沉重和难过,跪了许久,这才从墓室里走了出去。

     他想着散散心,便转过头看向从方才起便安安静静的站在自己身后的花城,问道:“三郎,我们出去踏青可好?”

     花城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这个时候谢怜再一次敏感的发觉了不对劲。平日里的花城都是极为粘人的,可从早上开始他就一直规规矩矩的站在自己的身后,虽然还是一身红衣但是身上的银饰却去掉了不少,就像是刻意的想减轻自己的存在感似得。而且自己同他说话,不是点头就是微笑,看起来一切都和平常一般,但是他竟然是一句话一个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过。

     他不禁在心中打起了警铃,上前一步,花城似乎便紧张一分。

     “三郎,你怎么了?”他并不擅长如何咄咄逼人的追问,但是花城的每一件事情都都想关心到细致入微,他一点都不想,在尝尝那种心碎的味道了。

     谢怜的眼神诚恳认真,将花城刻意的掩藏全部打散,微睁的左眼紧紧的盯着面前的人,顿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张张嘴,却是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来。

     这是一个简单并不复杂的动作,谢怜很快就看懂了,他皱了皱眉,盯着花城喉间的目光一眨不眨。“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发不出声音?昨天明明还好好的!”

     这个意外来的太过突然,谢怜感觉有些措手不及。这感觉就像是一个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甚至还不会生病的人突然告诉你他生病了,而且还是摸不清由头的重病,换谁都会手足无措。

     心底理所应当的生出些许慌张,这个时候花城突然抓住谢怜的手,温凉手心握紧他的手指,花城对着谢怜微微一笑。

     掌心传来瘙痒的微麻,谢怜终于反应过来花城这是要在自己的掌心写字。只是花城那个字各位心知肚明,看得见样子的时候就及难辨认,更别说现在白白净净的只见得着动作看不着形。花城在谢怜的手心来来回回的比划了十几次,谢怜这才勉勉强强的认出花城想表达什么。

     “‘哥哥,别担心,过了今天就会好了。’”谢怜一边磕磕绊绊的将那段话读出,另一边又小心翼翼的看着花城的脸求证。

     花城挑眉,点点头将方才在谢怜手心里写字的那一只手收到了自己背后。

     那一瞬谢怜觉得,三郎可能接下来都不想再尝试第二次在手心里写字这种事了。

     他想再问问花城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一抬头想起方才那一幕,还是算了,交流起来太困难了。也是想到因此他张张嘴眨眨眼睛,活像是同花城一样失了声音,分明面上不显,却就是能看出些垂头丧气的意思。

     这时腰间箍紧了一只手,花城将谢怜揽进了怀里,在他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清凉的吻。

     谢怜愣了愣,随即反应过后羞窘的红了脸。失了声音的明明是三郎,现在却要三郎放过来安慰他,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哥哥不是要出去踏青吗?我们走吧。”

     不过片晌,谢怜的脑海里传来了花城的声音,但是声音却像是蒙了一层厚厚的纱,再穿过层层叠叠的浓雾,等到了谢怜这里的时候,就只剩下模糊失真的音节。谢怜知道花城这是在通过通灵阵在同他说话,尽管还是勉强,但是也足够了。

     他轻轻的窝进花城的胸膛,点了点头。

     ·

     清明天生就是个带着水汽的节气,空气里全都是跳动的干净水灵。谢怜协着花城下了山,经过一处田埂边,这个时节田里已经换了新的禾苗种下,水牛在田里慢悠悠的拖着犁,牛背上还坐着一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还有一个头发剃了半个脑瓜子的少年郎。

     孩子肆无忌惮的笑闹,少年郎一萎身差点儿从牛背上掉下去,引得少女频频惊叫。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骑着牛的女孩,谢怜就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雨师。

     谢怜看着那两个孩童的时候,花城也跟着一起看着,目光幽幽的,就像是透过那两个孩童在看什么别的东西。他悄悄的站在谢怜的很厚,手掌放在谢怜的后腰上,轻轻的推了推。不说话,也说不出话。

    “好好,三郎我们接着走吧。”

     又过了一段田埂,谢怜就看到四五成群的七八岁稚童聚在一起,手里拿着木头制的玩具弓箭,对着七八米开外的一棵大柳树,柳树上挂着和孩童数量对应的葫芦。

     谢怜知道这是民间里小孩在清明这天才玩的游戏,就是一种练习射箭技巧的游戏,将鸽子放在葫芦里,然后将葫芦高挂于柳树上,弯弓射中葫芦,鸽子飞出,以飞鸽飞的高度来判定胜负。不过鸽子不好找,农户家也没那么多鸽子拿来给这些小鬼头糟蹋,就装了小鸡崽儿在葫芦里。

     反正这些孩子没什么准头,中途改了规则就算是谁射中谁就赢了。

     谢怜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实在是看孩子们在泥里滚了一圈一个都没射中靶,太丧气,于是便上前多点播了几下,甚至是手把手的教。

  过一会儿,终于有孩子射中了葫芦,高兴的一蹦三尺高。

  谢怜功成身退,退回到花城的身边。

  花城却像是在发呆,他今天发呆的次数尤其的多,总是盯着空无一物的地方若有所思,或者是盯着谢怜眼神放空。

  只不过谢怜的目光回到他身上的时候他便会立刻回神,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搞不清到底是不是因为失了声音才会变成这样。

  正巧这个时候一支满头插着小白花的队伍从他们跟前经过,天空中也下起了细碎的飘雨。

  花城赶紧拿出自己的红伞,将谢怜拉进自己的伞下,体贴的将红伞往谢怜的方向多移了些。

  那路过的队伍里人人撑起素色的油纸伞,融进烟波缥缈的雨雾中,将红衣红伞的花城隔离开来。

  谢怜躲在花城撑起的伞下,抬头望着花城凝视远方的眼。

  他握住花城拿着伞柄的手,道:“三郎,你同我过来。”

  花城偏过头,谢怜走出一点,他的伞就多偏移一点,誓要就算自己全身淋透也不准谢怜湿一片衣角。

  他看着谢怜将他拖进路边的某店家里买了一壶酒,又抱着酒壶将他拖到郊外,钻进在草地里寻了半天拈出一朵艳色的花。

  谢怜看这红花的颜色和花城的红衣很相配,于是喜滋滋的踮起脚将花朵插进花城的耳际。

  “嗯,三郎很好看。”

  花城挑了挑眉,很想看看他亲爱的殿下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于是就见谢怜开了那酒的封盖,学着凡间江湖侠客那张看着大胆豪爽其实小心翼翼的,在花城脚底下撒了一些。自己又对着壶口喝了一口,不敢多喝,只敢尝上一点,就把酒壶交给花城。

  “三郎你也喝喝,挺好喝的。”

  再看不出来谢怜在做什么,花城怕是要回铜炉山重造了。他盯着壶口,心想着殿下方才是从哪儿下口的,这时谢怜又道:

  “几百年太长了,我找不到除我之外还有谁能惦记你,也找不到你的墓碑甚至说根本就没有,只能这样子讨你开心……三郎,一个神明可以有很多个信徒,可是谢怜心里却永远只有一个花城,殿下心中也永远只有一个三郎……”

  你身边有我,我心里满满当当的只有你,再装不下别人。

  我永远记得你,陪在你身边,不需要其他人为你祭奠,只要有我就好了。

  说到后边,谢怜忽然觉得挺不好意思。

  花城再短暂的愣怔之后,面上不显,心底却欣喜若狂,他垂眸无声的笑着,接着酒壶喝了几口酒。

  他本来也不在意有谁祭奠他,他一个死了几百年的鬼了,还是鬼王,当年要死的都死透了,成了鬼的也没胆子惦记他,有什么好在意的。

  再多的惆怅都比不上谢怜对他表露心迹说的那几句话

  分明是凡间最普通的酒,却比仙京那些琼浆玉露都要好喝一万倍。

  不甘于独享,花城含了一口在嘴里,手指扯过谢怜欺身而上。

【剩下的车车走链接!】

====================================

午后,添点午后甜点,你们吃点心我吃饭。

一个花花醒来发不出声音的故事,本来是这么单纯的故事……本来想清明发所以参合了清明元素,全是迟到了。

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失声,解释起来很麻烦还要牵扯到一些玄学的原理还得自己加设定很麻烦,所以大家吃粮就好了。

Ooc归我ooc归我

评论(17)
热度(276)

渣反
原耽

画点小画写点小文
纯屯粮不是很会讲话
负能量哭包。
生日是9.14

微博@书檀先生
QQ:545626062

© 书檀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