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檀先生

【花怜】躲雨时遇到温泉怎么办

     天边的雨下的淅沥,乌色的云朵渐渐抚过越来越近,这雨,似乎有约下越大的趋势。 

  谢怜颇为苦恼的拧着淌水的衣角,看着这不知道下到何时才会停歇的雨叹了口气。 

  他们今日外出,没算好天气,谁知道天边突然开始絮絮飘雨。虽然花城及时的撑开伞,但是雨势过大还是被淋湿了衣角。 

  荒郊野外的,也就寻到了这一处避雨的地方。 

  谢怜现在所在的,正是一处荒废的旧屋,占地看着挺可观也不知为何会荒废。大门便对着正堂,他坐在荒草堆上,撑着脑袋透过岌岌可危的房梁瞧着门外那来势汹汹的大雨。 

  “哥哥。”身后传来低声的轻唤,谢怜回头,便见一个高挑的男人向他款款走来,一只眼带着黑色眼罩,衣红胜枫,肤白如雪。 

  只不过……左肩上有一大块深色的水渍。 

  “三郎。”连忙站起身,手抚上那块深色,触手便是一片冰凉湿冷,不禁皱眉。“将外衣脱了吧,穿着湿衣对身体不好……下次可莫要把伞全给我了,我淋点雨没什么的。” 

  似乎是忘了鬼不会生病这件事,谢怜低头要去帮着他解开腰带上的铁扣换掉湿衣,手指刚碰上冰冷的铁扣,便被花城握在掌心里。 

  花城将他的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啃了一口,嘴角勾起,眼睛里带着俏皮的笑意,又挠的人心里痒痒。 

  “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待会哥哥想脱我哪一件衣服都随你。” 

  谢怜一愣,随即面上通红。近日里三郎说话越来越露骨,字里行间总是有意无意的撩拨他,总闹得他脸红,又拿不出办法。 

  太不好意思了。 

  “何、何事?” 

  “这一处从前似乎是一家旅舍。” 

  “旅舍?在这荒郊野岭里?”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些,前无村后无店,路上的行人稀稀拉拉,竟然还能开得起旅舍? 

  …… 

  看现在这样估计也没开下去。 

  花城见他被自己转移了注意,捏了捏握在掌心里的手,笑道:“供路上行人居住的场所,似乎遭了劫匪,这才荒芜了……不过,好东西倒是都不缺,哥哥,我带你去看看。” 

  也不知是看什么好东西,谢怜的手任他拉着,修长的十指紧扣,中指上鲜艳的红色交织在一起。 

  这间旅舍破落的时间有些久了,地板间的缝隙有些大,脚踩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更有些木板腐蚀严重脆弱不堪,谢怜险些踩断地板掉下去,被花城搂着腰给捞了回来。 

  “哥哥,小心些。” 

  “……好险,三郎,我们究竟要去看什么?”看着那断成两截的地板,谢怜不禁无语凝噎,为何三郎刚才走过都没事他走过反而断了? 

  花城哈哈一笑,手掌在谢怜腰间偷偷摸了一把,道:“哥哥莫急,快到了,就在前面。” 

  不知哪一处飞出五六只银蝶,在昏暗不明的破旧走廊里点起银润的微光。 

  谢怜看着那几只银蝶翩翩飞向一处禁闭的门扉,款款停在还算完好的门板上。 

  “这是……”不知是否是谢怜的错觉,他竟然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有水汽从那木门的缝隙间渗出来,似乎还带着不一般的温度。 

  “哥哥拉开门来看看如何?”花城携着谢怜的腰,将人带到那扇门前,俯身在他耳边低声哄到。 

  谢怜耳根子红了一大片,只想说话就说话干嘛靠着他的耳朵说,但又拿他实在没办法。 

  点了点头,身边照亮的银蝶似乎更多了些。 

  抓住门把柄,谢怜心想待会会不会门把被拽下来了都没有拉开门。 

  可惜脑子里那些胡思乱想都没有应验,拉开门后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温热的水汽。 

  谢怜一愣,却见眼前是一个宽大的水塘,靠着一片竹林被木板围起,顶上一块屋棚遮掩挡住了那汹汹雨水。 

  本是平常一景,与众不同的却是,这池水上竟然飘着丝丝蒸汽,迷茫了他的视线。 

  这池水是热的! 

  “三郎,这是!” 

  花城捏着谢怜的肩膀将人带进门内,这一处场地十分宽敞,和外边不同看上去非常干净。“这旅舍之所以建在此处约莫就是因为有这口热泉,败落后这天然形成的东西也带不走便留在了这里。方才我整理了一下,弄得干净了些。” 

  “你刚才才走了多久,就弄得这么干净?”谢怜偏过头看花城,求实话他的心中有些小小的雀跃。 

  “小伎俩而已。”放在谢怜肩膀上的手捏紧了几分,花城在谢怜耳边说道:“方才淋了些雨,正巧这儿有个热泉,哥哥不如下去泡泡水驱驱寒气?” 

【剩下的部分走链接】

评论(13)
热度(352)

渣反
原耽

画点小画写点小文
纯屯粮不是很会讲话
负能量哭包。
生日是9.14

微博@书檀先生
QQ:545626062

© 书檀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